子非鱼。

瓶邪。

吴邪被秀秀赶着去H市国漫的时候还迷糊着,这也太早了吧?才十点呢!

霍秀秀理直气壮地反驳他:”漫展很热闹的,十点大家都差不多到了好吗?还有啊!今天小花哥哥有懿旨,今天你不去也得去。”

吴邪苦着脸,这两个发小是来折腾他的吧?好好的北京不呆,非要来H市参加漫展,还决赛!呵呵他们一脸啊!我要睡觉我要被窝!!

霍秀秀恨铁不成钢啊,”吴邪哥哥!漫展上可是有很多帅哥的,你必须抓紧机会!”

没错!如你所想,吴邪吴少爷是个gay,还是天生的。

吴邪面无表情,这种事不用她大小姐这样到处宣传啊!这个大嘴巴!

霍秀秀还想说他两句,就接到了另一个发小解雨臣的电话。

挂了电话,霍秀秀拽着吴邪往展馆走,说:”小花哥哥路上堵了,我们先去玩一会儿!还没参加过H市的漫展呢!”

吴邪认命地跟着走。

第十届H市国际动漫节,是H市作为动漫产业发展的重要活动之一。虽然地处市中心外围,但仍是吸引了不少省内外的漫迷前往。

吴邪早就听过动漫节,奈何他不是一个习惯凑热闹的人,在H市读了四五年的书,竟然一次都没参加。只是这次,秀秀和小花作为cosplay比赛特邀嘉宾,吴邪就来陪他们了。

霍秀秀驰骋cos界那么多年,却仍然保持一颗对动漫的狂热之心。在漫展里厮杀,如入无人之境。

吴邪一边护着霍秀秀,一边好奇地东瞅瞅西瞅瞅。其实,他这个宅基腐还是合格的,基本能报出路过coser他们所扮的对象。

“啊啊啊!那个基德好帅!”秀秀一阵尖叫。

吴邪头疼,”要不要拍照?”

霍秀秀点点头,”要!必须要!”

吴邪退了她一把,”你过去,我给你们拍合影。”

霍秀秀露出一个羞射的笑脸,”我的意思是……你们俩拍!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勾搭了!”

吴邪转身走人,妈蛋!老子有那么恨嫁吗?不对,恨娶吗?

霍秀秀小跑追上来,”吴邪哥哥!真的,你真的很缺一个CP!”

吴邪怒,”你才缺!再给我玩拉郎配,我把你丢在这儿!”

霍秀秀撒娇,”不要嘛!吴邪哥哥!我不说了好吧?不要傲娇……”

吴邪真的好无奈,这种祸害真是作死啊!

霍秀秀也知道吴邪不会生气,转眼就把这点小事抛在了脑后。毕竟萌萌的她更爱萌萌的定春。

吴邪见她不得安分就远远地缀在她身后,反正她找不到人了就会自动找回来的。

动漫节真热闹啊!吴邪感叹,随手摸了摸身边店铺的属性标签,又想起头上夹的”总受”和”求投食”的标签,不知做何表情。没办法,霍大小姐戴上的,想自己拿下来?剁手吧!

吴邪放下手中的小黄鸡,转身就看到了一抹粉紫。吴邪的视线慢慢上移,一瞬间就有点呼吸被窒住的感觉。

这个coser穿了一件紫色长衫,又披了一件粉紫长袍。头上斜戴一张白色面具,脑后一捧紫色纱略散开,遮住了他的侧脸,隐隐约约间,唇角勾起了一道弧度。

吴邪急促地呼吸,莫名其妙地紧张了。他赶紧转开视线,把手握拳,放嘴角清咳了几声。手心却渐渐出汗。怎么了?我这是……怎么了?又忍不住把视线转回去,发现紫衣男子优雅地举着一本册子,上面写着”友人帐”三个大字。吴邪恍然大悟,原来cos的是夏目啊!

等心渐渐平静,吴邪掏出手机,假装淡定地拽了拽”夏目”的衣袖,”可以拍个照吗?”

“夏目”优雅转身,吴邪一下子就窒住了呼吸,惊为天人。

“夏目”一双含情目好像饱含深情,似乎要溢出来。ta一点头,嘴角微微勾起,牵动尖薄的下巴微动。又把手上的友人帐举起到胸前,摆了个pose。

吴邪的耳朵又热起来,腹诽,死人了死人了!这也太妖冶了吧?这货男的女的?心想着,又偷偷瞄了几眼人家的胸,看不出来!要不……去要个号码?他”咳咳”了两声,跟霍秀秀这小丫头待久了,节操都不见了。吴邪几下解开手机锁,手微抖,唰唰拍了几张,然后道谢,”谢谢谢谢!”

“夏目”又勾了勾嘴贱,没有说话,但是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瞅着吴邪。

吴邪好捉急,脸也慢慢热起来,”内个……我看看你们的店!”马上转身,随手翻起柜台上的手工发簪来。心里却一刻不平静。

“哎!吴邪哥哥!你转性了?怎么对手工发簪感兴趣了?”旁边秀秀惊呼。

吴邪回过神来,赶忙摆手,”呃,我只是随手看看……随手看看……”

“你看看这个书签怎么样?”霍秀秀对此没在意,又兴冲冲把手中的书签递给吴邪。

吴邪接过。只见书签以竹为签,其中一面刻了”用我一生,换你一生天真无邪”,字头又挂了一串流苏坠子,摸摸上面的珠子,有点温凉。吴邪摸着”无邪”两个字,”唔,不错!多少钱?”

霍秀秀又捡起一支发簪,”不知道,上面没标签。你问问?”

吴邪踌躇,心中期待、和”夏目”搭话。吴邪又摸了摸”无邪”两字,下决心转身,对着”夏目”问:”不好意思,可以问一下,这个多少钱吗?”

“夏目”往前一步,靠近了吴邪,接过书签,”啊……这个,我也不知道呢!我问问吧!”

吴邪一愣,卧槽!这么美腻竟然是一个男孩纸!!男孩纸……男孩纸……吴邪脸上的红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。

“这个发簪25块钱!”“夏目”把东西塞回吴邪手中,语气低沉,却难得温柔,惊呆了一干同僚。

吴邪赶紧低头,”谢谢!”又转回柜台,脸上已经火急火燎的一片。

霍姑娘又挑好了几样,转回来关心她的吴邪哥哥,”哎!吴邪哥哥!这个书签问来了没?”

吴邪还沉浸在刚才的秀赧里,低低行了声,”嗯!25!”

霍秀秀终于发现吴邪的变化了,”不就是问个价格,你脸红什么?”

吴邪有点恼,”没什么,今天太热了!”

霍秀秀却眼珠一转,”是不是……?”

吴邪继续摸着”无邪”两字,没应。

半晌,他才对霍秀秀说,”那个……我们后面站了个帅哥……”说着,扯着霍秀秀向后看,刚巧和一直看着他的”夏目”视线撞在一起。

吴邪觉得有点晕,可能……发烧了。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,全身定在那里迈不开步。

所以,在霍秀秀等人看来,场面有点诡异。”夏目”默默看着吴邪,一直转不开眼,而被注视的小宅男吴邪,红着一张脸,不知所措地盯着地上。

“咳咳!吴邪哥哥……?”霍秀秀虽然也惊艳于”夏目”的美色,但也没见色忘友,看他尴尬地站在那里发呆,赶紧拽他。

吴邪回神,退了两步,”秀……秀秀,小花怎么还不来啊?”

“夏目”随着吴邪又靠近了两步,垂下眼睑,”可以留个号码吗?认识一下。”

吴邪惊讶地抬头,堪堪然擦过”夏目”的鼻尖,才发现两个人原来是差不多高。只是他气场太强,让自己有一种错觉。

“可以可以!”霍秀秀狂点头,这么一个帅哥,看上去很温柔啊!一定要为吴邪哥哥争取回来。

围观群众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”哇哦~”。

吴邪窘迫地想钻进地缝里,放下东西,拽过霍秀秀就跑。

霍秀秀被拽得一个趔趄,但是锲而不舍地转过身去,”帅哥!记得电话!157*****451!吴邪的!”

吴邪红着脸大怒,”霍秀秀我废了你!”

众人哄笑。

只有”夏目”一个人默默把号码背了下来。

吴邪跟霍秀秀走出去好远,那种尴尬才消下去。”秀秀,我生气了!”吴邪怒气冲冲。

霍秀秀一脸无辜,”吴邪哥哥!你这是恼羞成怒!别说你心中没想过要号码?”

“我……我没有!”吴邪被噎了一下,仍然嘴硬,”而且,你这样大庭广众之下,随意暴露我的号码,会很麻烦的好吗?”

霍秀秀”嘿嘿”笑了两声,”安啦安啦!如果有人骚扰直接拉黑就好了!而且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?”

吴邪被气得胸闷,”总之,你别再管我的感情事了!”

霍秀秀敷衍地应了两声。

吴邪心里泪奔,这货是上天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吧?

吴邪最后终于转来转去找到了解雨辰他们的展区,而解雨辰也姗姗来迟,戴着大大的墨镜躲在展区里。

妖人解雨辰是有名的coser,偷偷潜进来后,坐在展区角落玩手机。一身白色西装,粉色衬衫,头顶夹着一只小黄鸡,手上一只粉色翻盖手机发出俄罗斯方块的经典声音。

吴邪胸闷,这种奇葩发小绝逼不是自己的。

看见吴邪来了,解雨辰合上手机,”小邪!出去转过了吗?”

吴邪点头。

霍秀秀迫不及待地开口,”小花哥哥!我们碰到一个美男向吴邪哥哥……唔……唔唔……”

吴邪一把捂住她的嘴,这个惹祸精。”碰到一个朋友,呵呵,聊了几句。”

解雨辰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,”别闹了!化妆去!”

吴邪一听,脸都绿了。”我不去!我化妆品过敏!”

解雨辰白了他一眼,”你去做我的助理!没指望你能帮上忙,别捣乱就成。”

吴邪无语,只得跟上,徒留一个苦逼的霍姑娘有秘密,没人分享。

下午一点,超级场cosplay总决赛开始,解雨辰用他的艺名”解语花”坐在特邀嘉宾的位置,吴邪戴着眼镜坐在他身后,时不时与他交流两句。

下午三点,解雨辰和霍秀秀应主办方的邀请,参加签售,吴邪认命地站在他们身后继续做助理。

裤兜里手机震动,吴邪偷偷拿出一看,是个未知号码,短信内容只有几个字:我叫张起灵。

吴邪莫名其妙了一下,突然脑中一闪,不会是……他迅速回短信:你是……那个夏目吗?

对方回了个”嗯。”

吴邪突然又有点慌慌的感觉,一下子就把手机塞兜里。

他……他为什么……唔……我……

吴邪又把手机掏出来,看了看短信,不知不觉中,眼神一片温柔。想到他看着自己时,温柔又专注。吴邪鬼使神差地回:我叫吴邪。

对方很快回了短信:吴邪。

吴邪看到他发的短信,似乎听到他的声音,深沉又深情。”咳咳”,他握拳挡在嘴边,遮住了止不住上扬的嘴角,脸色一片绯红。趁着大家都有条不紊签售的时候,偷偷溜了。

吴邪给解雨辰和霍秀秀发了短信说有事先走,其实只是顺着记忆找那家店子。

七拐八拐终于看到那抹粉紫,却见旁边站着一个穿着医生白卦的coser,两人正偎在一起合影。

旁边的游客都忍不住尖叫,”两个人都好帅!”

“小攻和小受好配!”

“在一起!”

“在一起!”

越来越多人附和起来。

吴邪说不上什么心情,从柜台上拿起书签,对着旁边的美女店员微微笑,”结账!”

美女店员似乎也对他没什么印象,”找您75,请收好!”

吴邪取了钱就走出店子,拿出手机回了张起灵,”嗯。”算是回应他刚刚的短信。

慢慢又逛到出书区,看到书单上写着南派三苏签售,吴邪二话不说,立马掏钱买了《盗墓日记》排队签售去了。

等他终于签售出来,掏出手机一看,上面有解雨辰和霍秀秀的几个未接来电。吴邪回拨过去,”喂!我先回去了啊!”

“卧槽!你搞毛啊?”解傻花的咆哮声透过手机袭卷着怒气传来。

吴邪略蛋疼,”大王,我在签《盗墓日记》啊!还有,我的那份调查报告今晚得赶出来呢!”

解雨辰真想把这货吊起来打,”妈蛋!我火了!今晚让你今晚跟我们住还非要走,妈蛋!要走是吧?快给老子滚!”

“小花!明天一定好好陪你耍!”吴邪歉意满满,”不过,今晚真不行。”

解雨辰也了解吴邪的心思,没什么调查报告,就是不喜欢凑热闹而已,”那行,车给你开回去!”

吴邪听解雨辰想通,也放心了,”开个毛线!现在路上堵死呢!我坐地铁回去!”

“成!明天到你那儿去看你!挂了!”

“嗯!”吴邪挂了电话,左手抱书,右手拿着书签,转车坐上地铁。

似乎是动漫广场的游客还没大批撤离的缘故,地铁上比较空旷。

吴邪找了个位置坐下,又掏出书签,摸了摸”无邪”两字。

有人把手覆在书签的流苏。

吴邪抬头,入目一片粉紫。

张起灵就穿着”夏目”装回来了?吴邪惊讶,往旁边坐了坐,给他让了个位置。

“这么早回去了?”张起灵坐下,手也收了回去。

吴邪”嗯”了声,反问,”你怎么也那么早?”话出口就有点后悔,对两个才认识的人,这个问题似乎有点过了。

张起灵又转头看吴邪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却说,”你信一见钟情吗?”

吴邪疑惑地看他,”你……?”

张起灵沉默地低头,看着手,”我想……追你!”

吴邪一瞬间大脑死机,等反应过来,脸再次爆红,又羞又恼: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张起灵却沉默了,安安静静坐在他身边。

吴邪深呼吸,”不要开玩笑了,想骗人你也该去换个对象。”

张起灵还是沉默。

吴邪又摸了摸”无邪”两字,”骗我你也得不到什么?为什么要骗我呢?”

张起灵又转过头看他,嘴唇蠕动,”没有骗你。”然后就继续沉默了。

吴邪感觉很无力,这人……完全不是当初那个第一眼的美好,性子又闷,外表又骚。他动了动嘴角,”我下了。”说完,就随便找了个站下了地铁。

结果,张起灵也随他下了地铁。

吴邪走出地铁站,张起灵也跟出来。

吴邪胸闷,瞪他,”跟着我做什么?”

张起灵小心翼翼地说,”请你喝咖啡好不好?”又闷声闷气解释了一句,”他们说,这是追人秘籍第一招。”

吴邪胸闷。

随后,两人就找了家咖啡馆坐了下来。

气氛很好。

可是,吴邪看着张起灵上挑的眼线,”你不用卸妆吗?”

张起灵看着吴邪那杯咖啡,眼中露出渴望表情,”……我看到你在广场出口,就自己跑出来了。”

吴邪再次胸闷,这货确定智商没问题吗?

张起灵动了动嘴角,”我想喝你那杯……”

吴邪奇怪,”我们两个一样的咖啡,有区别吗?”

张起灵一问一答,”……那杯你喝过……”声音越来越低。

吴邪想捶胸,这张起灵是个小孩子吧?赶紧来家长领回去啊!他承认他看走眼了!

张起灵见吴邪没反对,就默默换了咖啡。然后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,脸上表情未变,眼中却流露出满足的色彩。

吴邪突然觉得,其实张起灵是骗子也没事,至少自己光棍一个,没什么可以骗的。而且……

“吴邪……”张起灵又小心翼翼地叫他,“我晚上能不能不回去?”

“嗯?”吴邪瞪圆了眼睛,“你想干嘛?”

张起灵又沉默了。

吴邪觉得,这货肯定有严重的自闭症,慢慢放缓语气,“跟我说说,怎么了?”

张起灵却突然起身,轻轻将唇在吴邪脸上贴了一下,“真的……想追你!”说完,囧囧有神地看着吴邪,整个人以强势的姿态横在吴邪的前方。

吴邪措不及防被吻了一下,整个人就懵了。他不否认张起灵给他那种心动的感觉,但他分不清这是所谓的“颜控心动”,还是“一见钟情”。而他……是不是也把这一时迷惑当成了“钟情”?

吴邪掏出书签,摸了摸“无邪”两字,“你为什么想追我?”

张起灵顺着吴邪看到了书签上的字,“不想你走!想抱你和亲你!”

吴邪装作没听见张起灵的“言语流氓”,“是因为……我长的好看?咳咳!好吧,我长得没你好看。我们今天真的是第一次见面。”

张起灵沉默。

吴邪推他,“坐好。”

张起灵坐好,面无表情地看着吴邪,吴邪却从他眼中读出了一丝委屈。

吴邪默叹,怎么会这样呢?

张起灵见吴邪皱眉,抬起右手顺开他的眉,“你不喜欢我追,那我……那我就走。”垂下眼睑,小口小口地喝咖啡。

吴邪脱口,“不是,不是,……你等等,让我想想,想想。”

“你别为难,我喝完就走。”张起灵又闷声闷气地喝咖啡,“你喝过的,不能浪费。”

吴邪却心疼了,“你追吧!我不赶你了。”这委屈的小模样,嗷嗷嗷,真是作孽啊!

张起灵抬头,勾了勾嘴角。

后来,吴邪才发现,张起灵其实不止是一枚coser,更是一枚影帝。

不过,那个时候,影帝童鞋已经放下节操和三观,变成了痴汉。(✿◡‿◡)小吴童鞋也由傲娇受变成了人妻受。

一切美满,幸福如花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子非鱼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